苏祁小说免费阅读 《潘朵拉的微笑》苏祁小说全文 僵尸小说

发布时间:2020-04-20 07:00:11   来源:网络 关键词:苏祁小说免费
苏祁小说免费阅读 《潘朵拉的微笑》苏祁小说全文

僵尸小说

苏祁小说免费阅读全文。潘朵拉的微笑苏祁免费阅读。

《潘朵拉的微笑》主角苏祁,是由【霜华月明】撰写的一部很受读者欢迎的校园小说。独家首发

免费阅读请关注WX公众号:163文学。公众号ID:i163wx。关注后回复书名:潘朵拉的微笑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伽蓝时代(11)

“是那个男的。”苏祁忽然分辨了出来,他们的脸凑得很近,他能看见苏紊的表情,好像在问他你确定么,她有八成的把握,现在开始往深处跑,应该是可以甩掉这个人的。

可是苏祁点了点头。

她放苏祁手腕上的手松了一些,他们安静地等待,直到那个男人站在他们眼前,他首先把手电筒的光打在自己的脸上表明身份。

苏紊点了头。

然后他把光照向了他们之间的路。

“过来吧,我带你们出去。”男人说。

苏紊本能地向前踏了一步,把苏祁别在身后:“你先告诉我们发生了什么,带我们去做什么。”

男人思考了片刻,苏祁能看到他年轻的脸上稍微皱了一下眉,然后他把手电筒叼在嘴上,从衣服上解下一个东西,向他们扔了过去,苏紊接住后,发现大概是一个播放设备,里面只有一个视频文件,她把它打开了:

画质相当差,可是能够看清楚,一个摄像头从某个视角拍摄到了他们刚刚溜出来的那辆大巴车,画面正是从他们逃出来开始的,她看见自己和苏祁的两个小像素点飞快地从屏幕中离开。视频上面有时间记录,中间都是被裁剪掉的,直到那一刻——就在那一帧开始,屏幕剧烈地晃动,极强的光让摄像头一下子失去了画面,只有耀眼的一片,等到强光消失,地面上只剩下一个残留着火焰的大巴车残骸。

苏祁瞪大了眼睛,这就是他们刚才看到和听到的爆炸。

“它们在车下放了小当量的炸药,本来该是用检查过的军用车,可是上面很随便,这个只能以后再和你们解释了,快跟我走。”

苏祁一下子没能缓过来,屏幕中的画面实在是太过于震撼,他声音有些颤抖地问:“车上的...人呢?”

“你看爆炸之后。”男人冷着脸,“那些从天上掉下来的,都是。”

苏紊的脸色看起来没太大变化,她平静地问:“你的身份。”

年轻男人从口袋中掏出证件:“楚林,陆军上校。”

“你说的‘它们’是谁?”

“这个解释起来很复杂,你们现在需要做的是马上和我走。”他的语气开始有些急切,始终把手电的光打在自己的身上。

苏祁看向苏紊,他不说话,他已经把自己的选择交给了苏紊。

“你这样子的说法,我们为什么要和你走?”她强迫自己冷着脸,往苏祁那里靠了靠。此刻的山中就像是绝对安静。

直到苏紊清晰地听到一声叹气,是那个男人发出的。

“苏紊。”男人缓缓地说。苏紊感觉背后一阵阴冷。

“你的父亲,没有教过你行军时在黑暗环境中打手电的后果吗?”

苏紊感觉自己的意识被猛击了一下,无论他们现在的处境如何,无疑都在危险之中,在这个环境中打开手电就是给藏在暗处的敌人标了个靶子。

可是男人的手电的光从一开始就没打在他们身上过。

苏紊旋即向前走去,她走到男人身边,关掉了手电,苏祁跟在她的身后。

“你认识我的父亲么?”

苏祁忽然感觉此刻的苏紊有些陌生。

男人没有回答,但这像是一种沉默的应许,他说:“你们出山后要分开走,苏祁跟我,山下有人会接你。无论现在的情况有多少不明朗,至少有一点是已经证明了——”

“你们两个人,现在对它们来说很重要。”

苏祁背脊一冷。

可是苏紊没有什么反应,她只是平静地说,跟着我走,然后就直接往下山的路走去,直到出山都没有再回过头。

艾萨克上将正站在巨大的落地窗边,三天之前,这里还是一间高端写字楼的会议室,但是从他到来的那一刻起这里就被征用了,事实上这栋楼在他来时早已没有人在。此时,他从五十四层的高度望下去,不远处有一些规整的平房,再往远就是浩瀚的太平洋。

他手中的高脚杯中有一些红酒,是他从会议室后的壁橱中找到的,口感不好不坏,事实上他并没有太多心思来品味,因为作为国防部部长的艾萨克上将,现在的思绪太乱。

他把红酒喝了一半的时候,他等待的人终于敲响了门。

“艾萨克将军,愿你平安。”进来那个男人有些气喘吁吁,会议室大且空旷,他的寒暄在里面回响。

上将为他倒了一杯红酒,他摆了摆手。

“这三天之内我已经吐了七次,现在仍然感觉有东西在从胃向上涌。”

“米尔什博士,我很理解您的感受,虽然我还没有奔赴现场,但从资料之中,我可以想象到战斗的惨烈。”

“将军。”男人拣了把椅子坐下,略微仰头看着上将,“我认为‘战斗’这个词并不恰当...”

他把带来的文件放在了会议桌上:“这会是一场‘战争’,我觉得我们有必要马上开始商议。”

他赶得如此急迫也正是为此。

上将放下了酒杯,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米尔什博士翻开了文件:“艾萨克将军,正如在上一轮从前线传回的资料来看,目前的情况很不乐观,您应该也刚从五角大楼赶赴这里,所以我想再向您详细地说一遍:一周之前我们接到了来自中国的消息,提醒我们注意在太平洋登岸的船只,这个消息您看到的比我要早。”

上将点了点头。

“他们的用词很保守,所以我们没有投入太多注意,等我们研究消息的深层意义时,一艘货船以合法身份泊入湾区,当时,我指的是它们进入湾区的第一时间,与我们是有交流的。”

“你是说它们拥有语言?”上将其实一直想问这个问题。

“呃,其实‘语言’这个词恐怕并不准确,将军,这个我们之后再讨论。总之它们使用了信息技术向我们传达了它们的意志。它们的主要意思是,希望我们先交出西经110度以西的所有领土主权。”

“是的,荒唐的要求。”

“一开始我们以为是恐怖分子,直到多方否认后我们才相信这一事实。将军,您应该知道它们的要求是有过程的。”

“我知道,目前它们需要的是这样一片区域,但是它们说,会陆续收回所有土地的主权。可是博士,我并不很明白的是‘时间造物产生的误差’是指什么?”

“原句是因为时间造物产生的误差的存在,具体位置并不准确,只能提出范围。这个并不好说,我猜测它们在一个范围之内寻找某样东西,时间造物的误差应该是一种会随着历史产生变化的东西,这就是它们的‘语言’的奇异之处,它们只传达概念。”

“比如呢?”

“可能,会是地质。”

“你有证据来支撑你的猜测么?它们这个物种,好吧这个词语第一次用来指代我的敌人,已经古老到当时的地貌和如今完全不同?”

“这个我之后会说到,将军。”博士停顿了一下来措辞,“我认为当务之急是您必须理解到目前事态的严重。”

上将点头。

“我们的作战在几乎各个领域都不占任何优势。”

“我看到了战斗报告,但你们只用了这一句话。”

“是的,因为情况十分复杂。将军,我知道您对战争的理论有很多研究,我想询问您是技术崇拜者么?”

上将思索了片刻:“技术在战争中起着很关键的主导作用,但并不是唯一主导因素。”

“没错,但是很遗憾的是,就我的观察而言,人类在技术层面上完全无法与它们匹敌,甚至,我根本看不出我们之间的技术相差了多少时代。”博士说,“更有可能的是,人类在生物学上所能够达到的智能水平无法和它们比较。”

“虽然这很荒唐,但是我相信你的判断,博士,这正是您精通的领域。可我最大的疑问在于,即便这个物种具有极高的智能水平,并且拥有某种目前我们还不理解的、类似于复活的生命活动,它们就能够立刻重拾技术?它们的记忆可以直接经历漫长的时间传承,甚至地貌都已经在这些时间里面目全非?”

“这也正是我的疑惑,将军。直到昨天我们才获得一份新死骸骨,最终的原因要等我的进一步研究,但是对于这个研究我的态度并不乐观,很可能超出我们的理解范围。”博士想了想,说了句自嘲的话,“就像猩猩难以理解人类。”

上将示意博士不必如此。

博士说:“不过,将军,有一点是已经被证实的:它们的技术获得是有过程的,即便中间的证据并不显而易见,但从中国国防部发来的资料来看,这个物种首先在昆仑山脉一带‘复活’,一开始的时候完全和野兽无异,根本没有呈现出智能水平,但是当它们离开山区进入城市后,它们直接选择入侵了一块科技园区,然后改装了那里的计算机,后来科技园区的人回查数据的时候发现,它们竟然编写出了一套自主驾驶的程序,我想它们已经获得了所有人类交通工具的使用能力。”

“它们正是这样来到这里的。”

“是的,而且在一开始时,它们根本不理解‘枪’的意义,士兵对它们开枪时它们根本不知道躲闪。”

“子弹可以杀伤它们么?”

“啊很幸运,这是可以的,它们脊柱以下的部分有厚且坚硬的鳞片覆盖,子弹根本打不进去,但是以上的部分,是类似于皮的结构,而且它们的脏器组织和其他生物应该大同小异,受到致命打击后个体就会死亡。”

“您继续。”

“它们对于枪的陌生让我一度猜测,如果这个物种曾经建立过文明,可能在武器的领域是空缺的,但是第二天它们就入侵了一部分国防系统,当天晚上就学会了发射洲际导弹和拦截导弹。”

“这是否意味着它们的智能,体现在强大的学习能力?”上将问。

“我不知道,我并不这么认为,将军。就我的看法来说,在这样没有资料的情况下,这种学习可能无法达到,一个物种即便智能水平极高,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学会各种领域的人类技术还是难以想象的,并且,不同文明发展最终诞生的智能产物的形态应该是很不相同的。我猜测,它们曾经的技术水平已经相当高,这样的话,即便和我们的现有技术呈现出不同的外在形态,但是它们的时代太超前了,这就像如果你已经早就掌握了可控核聚变发电的技术,给你任何款式的手摇发动机你都能马上上手一样。”

上将点头表示赞同。

“但这并不是最可怕之处,将军,即便抛去了技术因素,我们在战争中最不利的因素在于,我们作为人类,我们的生命层次和它们相比实在是太低了,这会导致我们无论从哪方面看,在这场战争之中,都毫无胜算。”

上将的表情有些疑惑:“你是指什么?我们的装备技术永远无法超越它们?”

“不是的,将军。”博士站起了身,“许多武器的杀伤性已经大到了同归于尽的程度,我们的热核武器就有毁灭地球生态圈的能力,比这杀伤性更大的武器会怎么样?”

将军面对着他,脑海中思索着,一下子无法想象那种超越恒星的力量,但是一个念头划过:“你说的是大规模战争武器,如果是精准武器呢?”

博士被这个想法点到了,他思考片刻后说:“您指的是针对人类的精准武器?比如基因武器么?确实有可能,但是这个技术杀伤性的后劲是很强的...不过如果它们可以完美顶替我们的位置似乎也不会对生态圈产生太大干扰...说到底还是我们对它们的理解程度不够。”

“我们需要为此防备了。”

“是的,将军。但是我说的生命层次并不是指这个。您看过中国实验室传来的那个视频文件了吗?”

上将点了点头,他一辈子都忘不了那个画面,一个鲜活的人在一具白骨面前瞬间被炸成粉尘。

“这样的画面同样出现在了战场上。”

上将一下子惊愕了。

“在入侵的第二天凌晨,一支小队潜入了蛇人在港口的据点,我就在队伍之中。当时它们正聚集在一起,中间点着火焰,像是一种气体装置提供可燃物质,它们都仰头看天,不知道是一种什么族群行为。一位少尉觉得这是个好机会,想直接用手雷,可是他才刚刚靠近,手都没动,它们就转头发现了。少尉的动作已经很小心,而且将军,我现在仍坚信那个距离已经相当安全了。”

“它们有超常的视力或者听力?”

“有可能,但是当时环境也非常嘈杂。可怕的是之后,一个蛇人转过身来,它们都有女人的面孔,它看着少尉,仅仅是一瞬间,一道闪光之后...少尉就不见了。”

“你们有什么感觉?”

“头痛,浑身像是痉挛一样,我们当时都傻掉了,拼命往回跑。”

“它们没有追吗?”

“没有,可能它们正在做的事情更重要,或者它们根本不以为我们是在袭击宣战...但是当时...我回了一次头。”

上将向前一步,他的眼睛顿时闪着光:“你看到了什么?”

“我看见...两个蛇人面对面看着对方,头痛的感觉又回来了,下一瞬间...”

上将吸了一口气。

博士说:“它们都炸开了,肉溅了一地,骨头飞了出来。”

“它们互相残杀?”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将军。”

“我现在明白你说的意思了,不管这是什么原理,但至少事实是,我们也无法近战了,敌人身上自带着雷达,而且我们还不知道这个雷达的工作机制。”

“是的,将军,湾区已经撤离了二百万民众。”

“这件事情。”将军恶狠狠地说,“千万不能走漏一点风声,那个后果我不敢想象。”

博士点头,他知道,这是人类一直以来就幻想的梦魇,可是当事实来临时,还是超过了所有人的想象。

“我们宣称的是检测到环太平洋地震火山带有一次长度为两个月的强烈活跃期,他们都会尽量往中部和东部走。”博士说,“需要开始建立隔离带了,将军,湾区未必守得住。”

“我知道。”

“民众也很难相信这个借口,可能不出一个星期就会有大量的舆论压力。而且我们不知道它们是不是会直接向东部发动战争...”

上将点头,他按住了博士的肩膀:“米尔什博士,这些天辛苦您了,这些事情是我需要考虑的,不是您接下来的工作。”

博士把手放在将军的手臂上,将军虽然有些老了,但手的力量还是精准。

“我们都为了某些事情而战...我不是宣扬什么,博士,但我希望您能明白...”

“我理解。”博士说。

“好,那接下去蛇骨就拜托了。前线现在开始由我接管,一旦有任何新的信息我会第一时间送到您手上。现在那里是安全的,回去看看家人吧。”博士知道,将军指的是他的家乡,目睹灾难和思念“家”在任何时代总是会串联起来。

博士转身准备离开了,将军看见他在男人中称得上矮小的身材,微弓的背脊,头发也开始有一些花白稀疏...他还有一个七岁的儿子。

“将军...”博士忽然转过身,他的笑容有一些害羞,“您知道哪儿有卖蜘蛛侠么?就是那种手办,我儿子特别喜欢,今年他生日我没能在家里,想带一个回去给他补上...”

将军忽然有一些恍惚,视线里博士显得不大挺拔,他的身后,一面巨大的星条旗竖立在门上。

苏祁醒来时听见了雨声,是安静的,这让他想起了在镇上的日子,他在那里面对着昆仑山,生活了十六年,听过无数场雨。

可是现在的雨声不同,是纯粹且沉闷的,不像在镇子上,雨砸在窗户和空调的合金板,还有路上的一些金属,比如十年前那种枯瘦的自行车、小河边上的盆子,以及走得蹒跚的老人,听起来像一首熟悉多变的交响乐。

他暂时放下了雨声,想看看自己的所处,于是决定让自己从躺下的状态中起来,可这个行为却出现了障碍——在他的意识中,自己已经完成,但是在现实体验上,这个动作并没有发生。

于是大脑中的意识开始自动为他填补画面,他瞬间离开了那个封闭的处所,置身于一座陌生的城市中,他试着环顾一圈,发现无处不是耸立的高楼,并且它们都长得一模一样,呈现极长的几何块状,通体的玻璃能够极好地反光,在暗光下呈现出晶莹的深蓝色。

他想在那些高楼中看到自己的身影,可是现在雨太大了,在这个意识中,不合理的事情是允许发生的,所以沉重的雨水打歪了光线,他在玻璃中的影子歪歪扭扭。

时间仿佛凝固了,一切目的和意义都消失不见,只有大雨在城市里流过。

这时一个声音撞进他的脑中,是一个女人发出的,他的意识顿时有了焦点,可总感觉像是躲在墙角偷听一样。

他只听见了一些零碎的词:“没有”、“不能够”……

事实上,并没有声音传入他的耳朵,但这个讨论在模糊意识中本身就没有意义,可是准确地来说,他接收到的是一个概念——这个概念是“否定”。

接着概念转化为了那些意指“否定”的词语。

然后又出现了第二个声音,或者说是第二个概念发出者,苏祁开始想象,这是两个女人,一场隐蔽的对话。新的概念是关于“死亡”、“疑惑”的。

他明知道自己没有听到,可是那种明确的感觉却胜过听到。

这时前一个说了一些“多次”、“考虑”,苏祁一下子还不能将这些概念串联出一个意思,他在高楼之间踱步,想要寻找到对话者,可感觉每处都长得一样。

就在这时,一个强烈的触动作用在他身上,像是电击一样的麻痹感,从脑部向下延伸...他顿时倒地,翻滚着抱紧自己的头。

雨下得越来越大,胶着的雨水抓住光子不放,世界的画面像无数次反射的镜子,一层层收缩到苏祁的身上,他看见那些玻璃在一瞬间全部爆裂开来,平地而起的高楼都化作了玻璃的烟花...

他嘶喊不出声音,他觉得自己疼得就快要死掉了,脑子是一片空白的。

这时又一个概念传了过来,这次是一个意指完整的句子,只是声音宏大,像是神谕从天空降临,笼罩住整个世界,在苏祁的听觉中不断冲荡。

“他发现我们了。”

这座城市已经被毁灭,苏祁意识到,自己并没有完全醒过来。

“别急,现在头晕是正常的。”苏祁的视线还不清晰,但听到了楚林的声音。

“你是不是...放了什么东西?”苏祁感觉自己正在一个摇晃的空间中,四周几乎无光,他靠在身后的金属上,头疼得要命。

“你说水吗?”楚林低语,“确实加了一些弱效的镇定剂,你喝不出来的,现在应该已经全部被分解掉了。”

“为什么?”苏祁愤愤地说。

“让你好受一点,不然你会太紧张的。”

苏祁的视线已经基本上恢复,但是光线太暗,他只能模糊地看见,他们处在一个狭小的封闭空间,而且这个空间正在运动。

“我们在车上?”苏祁询问。

“一辆货车的车厢里。”声音传出时苏祁才发现原来还有第三个人,是个年轻女人的声音,她在另一个角落,正朝着楚林的方向,她简单地做了介绍,“林上尉,楚长官的副手。”

此时楚林正在车厢尾部,两扇合金门中间留着一小道缝隙,仅有的一点光线就从那里进来,他对着光线向外看,一会儿后回头对苏祁说:“之前的运输方式简直就是送死。”

苏祁想起来了那辆大巴车的爆炸,几十个人瞬间就没了。

“谁要杀我们?”

楚林伸手示意苏祁止住:“现在还不能告诉你,这个信息目前对你仍然是机密的。你现在只需要知道,我们还在运输当中,但是换了种稍微安全些的方式,你可以自己来看看。”

苏祁在颠簸的车厢里往后趴,对准缝隙向外看,原来那道光是后面的货车照过来的,现在正是黑夜,一些雨水溅射到了他的脸上,让他想起了刚才那个诡异的梦。

“这样的货车一共有十辆。”楚林说,“每年这个季节会有一批木料从你们镇上运送出去,现在其他的车厢里装的全是木料。”

苏祁点头,他的脑子还是混沌的,如果没有这点镇定剂或许自己真的会紧张死,他从没那样接近过死亡,而且是这么残酷的方式。

这时他猛然想到:“苏紊在哪里?我得和她在一起。”

他望向楚林,楚林铁着脸,没有说话,他向那边爬过去,可是中途被那个女人拦住:“她走了另一条路。”

“不行,我不放心,你们难道放心?我得和她在一块,你们不是说,我们对‘它们’来说很重要的吗?”苏祁想要挣脱,可没想到那个女人的力气并不小,她也是一位军人。

“苏祁。”林上尉低语,“她是安全的。”

听见她的声音苏祁安静了下来,他太累了,而且思考的时候伴随着剧烈的头痛。

“你们也不要以为现在就是安全的了。”苏祁和林上尉同时看向楚林,他的眉头紧皱,“面对这样的敌人,就再也不会有安全的时候了。”

“有什么问题?”上尉问。

“你听。”

其实苏祁早在梦中就注意到了,这些雨声早已化为一种潜意识,被他的大脑拿来装饰他的梦,它们猛烈地砸在货车的合金板上,像是箭矢一次次冲撞盾牌。

“雨这么大?”苏祁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空间对声音有一些放大,他从没听过这么大的雨。

“现在的时降水量有20毫米。”楚林说,“这是我估计的,但绝对已经超过了16。”

林上尉屏息。

“也就是说,现在很反常地出现了暴雨。在这种天气里,能见度已经不到5米,而且...”楚林从怀中掏出一个类似于对讲机的东西,“传输信号受到了一个很明显的干扰。”

“它们还在跟着我们?”

一个尖锐的声音呼啸而来,苏祁被惯性拽着撞到车厢前,车停了,楚林示意噤声,他伏在缝隙边,周围只有大雨的声音。

一道光左右晃动了四次,在缝隙上时隐时现,楚林推开了厢门,车下的男人手里端着手电。

“制导导弹。”男人说。

楚林匍匐着,他在大雨中眯着眼睛:“哪一辆?”

“三车。”

楚林一惊,连忙挥手,林上尉拉起苏祁就往车下跑。

“找掩护,会吗?”楚林把手按在苏祁的肩膀上朝他咆哮,不然在大雨中根本听不清楚。

林上尉拉起苏祁往一个方向跑,楚林在原地等待着。

苏祁朝前喊:“怎么回事?”

“我们被袭击了。”上尉脸色沉重,“而且在进城之前,我们把你安排在了三车,后来楚上校把你送到了五车。”

苏祁跟着上尉拼命地跑,左前方的雨幕中有亮黄色的闪光,像是一座小灯塔。

上尉往他手上使劲:“别看,那个就是三车。”

另一个更加尖锐的声音传来,它像是撕裂了空气,苏祁被上尉一把按倒,那枚导弹在离他几乎只有一米的空中掠过,打在了他身后的墙上,顿时火光冲天,他刚一起来就被爆炸产生的冲击破再次放倒。

借着爆炸的光亮,他看清楚了周围原来大概是一个居民区,但是现在一个人都看不到,那枚导弹直接冲进了一栋房子的楼梯口,破碎的墙皮被炸到空中,很久才落下来。

后续的导弹在这时射入区域,苏祁瘫坐在地上,看见一条灰蛇一样的轨迹,摇晃着在雨夜中穿行,最后撞在另一辆货车上,巨大的冲击力直接将货车掀翻,油箱发生爆炸烧起了大火,他看见驾驶室里跳出一个身影,上半身的半边几乎已经没了,身上全是火焰,他在大雨里奔跑,然后跌倒,在地上痛苦地翻滚,慢慢地没了动静。

苏祁说不出话来,他看见剩下的货车已经全部被炸毁,一片火光冲天映着这些让人亲切的楼房,数不清的人在火焰里挣扎,像是一场远古的祭祀。

他想起曾经在书上看到过的一个词——炼狱。

这时身后传来一个力量,他回头看到楚林正试图把自己抬起来,他尽力配合,站起身后被拉到一个小路的隐蔽口,上尉跟在后面。

苏祁回头,看见楚林只能用一只手,他的左手上,血已经流到了手指,一滴一滴混着雨水落下来。

“碎片扎进去了。”楚林说。

上尉赶过来,楚林示意不用,他用牙把内衣扯下一段,随便在手臂上绑了一段。

“林,记住你的任务。”

上尉的脸上全是雨水,她看着楚林说:“我一直记得我的任务。”

“确保‘蛇信子’的安全。”

长久的平静中,城市又只剩大雨的声音,一些猩红的血混在雨水之中也没有淡化,只变作了水墨状的形态,苏祁闻到了空气中混杂着铁锈、腥气、潮湿的味道,还有一股焦味,他不敢想下去。

“它们为什么会有制导导弹?”上尉还是给楚林重新绑了伤口,楚林这次没再拒绝,因为血一直没止住,那个伤口可能已经深到骨头。

“这是我们的导弹。”楚林咬着牙说,“红箭-10,光纤制导,射程12公里,在打击前可以通过光纤随时改变轨道。它们入侵了我们的军事区,破译了大部分的装备系统。”

“没法拦截吗?”苏祁问,这些他并不懂,但是他印象中这样的东西应该只会出现在屏幕上,在他的眼前是永远不会出现的,即便有,也会有一套完备的系统从检测、预警到拦截一体完成。在他认知的世界里,生活在这个层面上的稳定始终是理所应当的。

楚林晃了晃那个对讲机:“一些频段完全被阻塞了,现在我们除了眼睛根本没别的办法知道有导弹打过来,还怎么拦截精确制导导弹?”

苏祁低下了头,他现在还止不住战栗,脑海中那些导弹还在狂轰滥炸,它们撕裂货车和楼房不费吹灰之力,如果打在他身上,他会瞬间就不存在了吧?那些货车还在燃烧,大量的汽油从它们破碎的油箱里流出来,在满是血水的水泥路上蔓延,就像一幅巨大的图腾。

这让苏祁想起了那个梦,到底是梦么?他看得出神,以至于没有听见黑暗中隐幽的危险信号,像蛇的伏击,真正的致命只有那一下。

直到楚林抱着一只手臂跃起,用肩膀沉沉顶上苏祁的后背,苏祁感到一个巨大的力量把他推到了一边,一口气被生生打断,在他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时候,火光在他和楚林中间爆开,他最后的视线里,那颗光纤制导导弹拖着漫长如尾的白色光纤,每一个细节都如此清晰,还有冲天的火焰,楚林在爆炸的火焰中扭曲的脸、林上尉声嘶力竭的呼喊...一阵滚烫的气浪扑面而来,苏祁摔在水泥路上,已经分不清身上是雨是血。

“他、疑惑、身份。”

“肯定。”

苏祁的眼睛跳了一下,意识开始逐渐恢复。

“处理。”

他趴在路上,四周只有火焰的微光,爆炸产生的烟雾太重,大雨都无法清理,他在地上匍匐了很久,觉得已经用完了所有的力气,可还是想要爬起来。当他一使劲时,右腿传来穿透般的剧痛,灼烧感接踵而至,这条腿从未这么沉重,他硬把头转过去看,才发现膝盖上一块已经血肉模糊,石子和粉尘像颜料一样和着黑血镶嵌在一起,在最深的一道口子里,他隐隐看到了一处灰白。

也许就是他的髌骨。

“轻。”

他把额头支在地上,却感受不到积水和碎石,那些声音像在梦中一样,直接略过耳朵冲进他的脑子里,他再次用力,这次终于把自己的身体翻了过来,他尝试忘记自己的右腿,只用头去观察一切。

还是大雨、烟雾、火光,再无其他声音,楚林和上尉在哪里?

“轻。”

真的有人在对自己说话吗?为什么只是一些破碎的词语?

他闭上了眼睛,这次只用意识去观察,很意外地,世界变得清晰简单起来,一副模糊的画面呈现在脑中,他花了一些时间辨识,忽然发现这就是自己所在之处的地图。

他希望再进一步,一些新的线索出现了,有一个点在画面中跃动,越来越明晰,这是什么意思?忽然间他想起了在后山的时候,苏紊对自己说的话——

“脑子里...像是有一张地图...你能不能感觉到一些‘点’?”

“像是一个雷达。但是地图是黑的。”



更多潘朵拉的微笑苏祁小说免费阅读章节请关注WX公众号:163文学。公众号ID:i163wx。关注后回复书名:潘朵拉的微笑



更多潘朵拉的微笑苏祁免费阅读章节:

005

“出现了……什么?”见好友一副见了鬼的惊吓模样,姜思却撇了撇嘴,“我看你是神神鬼鬼的书看太多了,大白天都做起白日梦了吧。”钟云昭没...《潘朵拉的微笑》作者:霜华月明

002

“下面插播一条紧急新闻,星洲时间晚上七点十分,永安市内发生5 2级区域性地震,震源深度在30千米左右,永安寺附近震感强烈,专家称系正常...《潘朵拉的微笑》作者:霜华月明

伽蓝时代(11)

“是那个男的。”苏祁忽然分辨了出来,他们的脸凑得很近,他能看见苏紊的表情,好像在问他你确定么,她有八成的把握,现在开始往深处跑,应...《潘朵拉的微笑》作者:霜华月明

伽蓝时代(8)

“在找到属于自己那颗星星之前,谁都不知道它是什么样子的,远距离观测很难看的清楚。”几天后,我已经飞到了安惠雪居住的地方,那个即将成...《潘朵拉的微笑》作者:霜华月明

伽蓝时代(4)

艾萨克将军跟在S的后面:“这确实如此。”“并且,他们根本不会料到面对的会是这种敌人啊。我们与贵国,在上个世纪有过冲突,有过战争,事...《潘朵拉的微笑》作者:霜华月明

007

钟云昭上大学之后,就搬到离学校较近的这处小区住了。房子在十一层,二室一厅的格局不大不小,但干净整洁,置办的家具很有古典的特点,客厅...《潘朵拉的微笑》作者:霜华月明

《潘朵拉的微笑》小说免费阅读全文、【007】免费阅读,作者:霜华月明。苏祁小说免费阅读全文。潘朵拉的微笑苏祁主角免费阅读。

免费阅读请关注WX公众号:163文学。公众号ID:i163wx。关注后回复书名:潘朵拉的微笑

僵尸小说:苏祁小说免费阅读 《潘朵拉的微笑》苏祁小说全文

猜你喜欢
延伸阅读: